Neopolitan~大绅士!

文不对题 不知所云 剧情混乱 风格诡异 用词单调 语言枯燥 均属正常现象
安静地开自己的脑洞 码字要看心情 我就是这样的Neopolitan

【随笔】属于搭档的节拍「翔菲/镜梦」


「用来拿手术刀的手,无论何时都不应当颤抖。」

这是天才外科医生对自己的要求。

然而这双本应十分稳健的手,此时却颤抖得厉害。

镜飞彩死死地盯着街机的屏幕,双手飞快地在面板上按着。自从接连败于花家大我和graphite之手,他愈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发挥出Lv.3应有的实力。确实,仅仅以心肺复苏的按压节奏来驾驭DoReMiFa BEAT面对一般的bugster还能起效,但面对强化的graphite和那个无证黑医时,这种取巧的办法就不那么有效果了。

为了更好地运用Lv.3的能力,飞彩在CR里的DoReMiFa BEAT街机上开始了他的特训──当然,是在CR里没有人的时候。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够静下心来练习。

然而每次看到排行榜上一长串的字母M,以及M后面接着的遥不可及的高分,他的心里便平添了许多杂绪。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研修医就可以做到?

无论经过多少次的练习,那双在手术台上灵巧无比的双手一放到游戏机按键上就笨拙了起来。明明特意挑了《風と謎と半熟卵》这首不算太难的歌,如今曲子将要过半,分数才刚刚过千,离永梦打出来的成绩还差了好几位数。

心烦意乱的飞彩第一次萌生出了些许退意,可作为天才外科医生的自尊却不容许他这么做。努力回想着从网上收集到的技巧,飞彩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音乐上。

第一段的唱词结束了,曲风突然压抑了起来。一个带着哭腔的男声响了起来──

「我要合上了。菲利普。」

方才还在面板上笨拙乱按着的双手僵在了半空中,飞彩呆呆地看着屏幕。大片miss的提示下,《風と謎と半熟卵》的动画里,穿着黑色西装马甲、打着白色领带的男子,向身前伸出手,而他试图去挽留的那个身影却逐渐变淡,最后,消散于风中。

凝视着那个消失的身影,飞彩的眼中映出了与小姬离别的场景。那时的小姬也和画面中的男人一样吧,努力地掩饰着心中的伤痛,却在转身的那一刻哭了出来,最后也只能慢慢消失。想到这里,一股无力感深深地刺痛了他。

闭上眼,脑海中又闪现了另外一幅画面。孤军奋战的Ex-Aid,无畏地冲向了graphite,随后伤痕累累地倒在了graphite的剑下。

「研修医……」

飞彩呢喃道。

回过神来的时候,曲风已经重新转为高昂。画面中消散的身影重新站在了男子面前,带着笑颜,轻轻吐出一句:

「搭档。」

搭档啊……飞彩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间,仿佛是站在永梦身边,一起将DARGO KNIGHT HUNTER Z的gashat放入腰带。左手慢慢转向体侧虚按两下,刚刚还在颤抖的手又恢复了昔日的平稳。飞彩小声地感叹着:「搭档啊……」

「最高のパートナー 
    出逢う时
    奇迹おこる
    So We can make it」

乐曲即将进入尾声,听着最后一段歌词,飞彩突然抓住了节奏,在按键上按下。看着屏幕上第一次出现great的提示,他向来冷冰冰的脸上难得扬起一丝微微的笑意。

「Heeeei,飞彩你笑了诶。」永梦突然闯入了CR。

飞彩迅速收敛了笑容,关掉了游戏,顺便赌气般的当着永梦的面重置了那个他永远都不可能超过的排行榜。

做完这一切,飞彩留下一句「研修医就不要分心去玩这些了。」便走出了房间。只是路过为了去抢救数据又不慎摔倒的永梦身边时,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搭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突然有了脑洞就码出来了,感觉官方的这些曲目都是挺不错的梗啊。《風と謎と半熟卵》这首歌的歌词嘛就照搬《W-B-X ~W Boiled Extreme~》了(๑•̀ω•́๑)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