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大绅士!

文不对题 不知所云 剧情混乱 风格诡异 用词单调 语言枯燥 均属正常现象
安静地开自己的脑洞 码字要看心情 我就是这样的Neopolitan

【瞎写】 最后一块草莓蛋糕


※略ooc,结尾有糖?

※跨作品/跨世界设定

        时间约莫是下午两三点时分,刚刚结束一台大型手术的镜飞彩独自开着车行驶在前往蛋糕店Charmant新开的分店的路上。事实上今天是新店开业活动的最后一天,活动期间里每天都会限量提供店长制作的蛋糕。前几日飞彩都不曾缺席,总是早早地便在店门口排队,毕竟作为一个甜食爱好者,能有幸品尝到凰莲的作品这件事他已经期待很久了。他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今天一早就去排队,然而早上却接到通知说一台紧急手术需要由他来主刀。等手术结束后,已经到下午了。

        飞彩单手握着方向盘,不时低头看看手表。“现在应该快卖完了吧……”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驾驶的飞彩在接近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直接转过方向盘,想要直接在店门口停下。这时,一辆黑色的摩托突然从弯道内侧切入。飞彩猛的踩下刹车,摩托车的骑手却顺势超了车,在飞彩的车头前停下。

        飞彩抬头望向那个一身黑的骑手。黑色的靴子、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风衣,黑色的手套上装饰着银色的人脸,透着几分诡异。骑手摘下头盔,回头说了一身抱歉就直接向店里走去。“喂!等等啊!”飞彩连忙下车,几乎是撞开了店门向柜台奔去,总算是和那个黑衣男人一起到了柜台。

        “来一份店长特制奶油草莓蛋糕。”

        “来一份店长特制奶油草莓蛋糕。”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到。

        柜台后的城乃内秀保尴尬地指了指柜子,“非常抱歉,两位客人,店长特制的蛋糕只剩下最后一份了。”

        黑衣男对飞彩笑了笑,双手在胸前合十比了个拜托的手势:“抱歉啊,我先到的,蛋糕就归我了。你要点什么其他的就让我来请客吧,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开什么玩笑!”飞彩像个孩子一样瞪着那个男人,也只有在甜食前飞彩才会展露出这种性格。“明明是刚刚你在门外强行超车,还差点撞上我。把蛋糕让给我,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这样的争执持续了好一会,直到凰莲·皮埃尔·阿方索从后厨出来,把两个人分开。“两位客人,你们的行为影响到后面的顾客了。蛋糕只剩下最后一块了,如果实在无法决定的话,不如先一起买下蛋糕,再用男人的方式来决定蛋糕的归属吧!”

       城乃内无奈地看着凰莲。自家的店长不光对下属严厉,对着客人也采用同样的教育方式,这一点可是让城乃内头疼好久了。出人意料的是,两位客人都接受了凰莲的建议,先共同买下了蛋糕,随后采用了退役佣兵店长最喜爱的方式来决定谁能享用最后一块蛋糕。

       那便是……战斗。

       战场是Charmant角落里的小圆桌,左边桌的顾客穿着一身高中校服,右边桌的顾客则被大张的报纸遮的严严实实。裹着白色生奶油、装饰着新鲜草莓的蛋糕放在了桌子中央的小瓷盘上。对战的双方坐在圆桌两旁,注视着自己的对手。规则非常简单,让自己切到蛋糕同时阻止对手切蛋糕就行。谁先切到,蛋糕就是谁的了。

        “事先说明啊,你肯定赢不了我的。”黑衣男人的嘴角一直挂着微笑,语气中也透着满满的自信。飞彩抬起双手,做出了手术前到准备动作,生硬地回答:“没有我切不了的东西!”

        凰莲把刀叉送到了飞彩手中,飞彩接过刀叉后摆出了一副标准的西餐姿势。黑衣男人的手中却不是一刀一叉,两只手中握着的都是刀。他把手肘搭在桌面上,双手反手握着两把餐刀,身体前倾,嘴角的笑容依然不变,目光却从飞彩身上移到了蛋糕上。

        飞彩率先出手了。左手的叉瞄准了蛋糕前端迅速插下,右手的刀也紧随其后,然而黑衣男人的反应比飞彩所预想的要快的多,几乎是和飞彩同时出刀,不过不是对着蛋糕,而是飞彩手中的刀叉。右手的刀在掌中旋转一周,变反手刀为正手刀,然后精准地从叉缝中滑入,刀尖上提,停住了飞彩的叉。同时上身探出,左手依然是反手握刀,从下往上切在了飞彩右手的刀上。

        男人原本计算着飞彩下一步会抽出叉或者收回刀,谁知飞彩突然发力,左手向外一划,连带着手中的叉、叉上卡着的刀、黑衣男人执刀的右手一起向外拉去,趁着那个男人重心右偏的时候,右手的刀稍稍回撤立刻再度切下。飞彩特意瞄准了蛋糕上高起的奶油裱花下刀,眼看着刀锋就要触及到奶油,对方左手的刀却用刀背抵住了自己的刀身。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飞彩的刀,这下竟无法前进分毫。

        对面的男人眯起眼睛看着飞彩:“不错嘛,这么强的力量,你不会是霍拉吧?”

        “你在说什么……”飞彩回答着,手上的力气却依然没有减少。“你的力气也不差,我都快怀疑你是bugster了。”似乎是认为自己遇到了可敬的对手,飞彩先说道:“假面骑士brave,镜飞彩。”
       
        黑衣男人犹豫了一下:“银牙骑士绝狼,凉邑零。”

        说完,零左手刀锋一转,用巧劲抬起飞彩的刀,右手刀也从叉子中抽出,直取桌上的蛋糕。飞彩轻抬右手,卸去了刀上的力道,左手中的叉也不依不饶地阻住零的右手刀的去路。一时间,两人又陷入了僵持的状态。

        一直坐在隔壁桌默默喝着柠檬水的那个高中生突然起身,拿起一把叉直刺零的左手。他的速度竟然比身经百战的魔戒骑士还要快。专注着对付飞彩的零完全来不及应对。就在叉尖快刺到零的手腕那一瞬间,高中生五指张开,叉子在掌心快速旋转,变叉尖为叉柄击中零的手腕,再向下一压,向前一送,同时开口低声喊道:

        “秘技!绝对公正之刀!”

        零左手的刀被打落,换上了餐叉。落下的刀在叉子的碰撞下精准地将蛋糕分为了同样大小的两份。

        没有理会错愕的两人,高中生自顾自鞠躬说道:“美好的事物就是应该分享,这会让事物更有意义。”说完便转身欲走。回过神的飞彩追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高中生推了推黑框眼镜:“在下坂本。”

        飞彩沉默了许久,终于妥协了。“一人一半吧。”零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只是嘴角再没了方才的笑意。这时,另一边一直隐藏在报纸后的顾客突然放下报纸,起身走到两人边上,一手指天:

        “奶奶曾经说过,追二兔者,不得一兔。”

        说完便注视着零。零的刀本已放下,闻言又再度举起。“追二兔者,不得一兔。”他小声重复了一遍,然后猛的拍了拍身上的风衣。一个银色的打火机从风衣下摆掉了出来,触到地面却高高弹起,盖子弹开,喷吐出蓝色的火舌。

        扬起手,刀锋划过火焰,从斜上方切下,零的刀势不可挡地冲向蛋糕。飞彩出刀格挡,然而他的刀一触及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刀刃就直接被切断。飞彩举着切口平滑的半把餐刀,眼睁睁看着零的刀没入蛋糕。

        “蛋糕是我的了。”零的笑容再次出现,“谢谢喽,不吃饱我可没力气干活啊。”

       
=============================

        没能补充糖分的飞彩慢吞吞地把车开回了医院,无精打采地回到了CR。一上楼,飞彩就注意到了桌子上放着的Charmant蛋糕盒,尤其是蛋糕盒上写着的活动限定以及边上的草莓图案。

        花家大我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驱动器和卡带就放在手边。“来的路上顺便买的,”他抬手示意飞彩无需多言,“快点吃,吃完就老老实实把卡带交出来吧。”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