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大绅士!

文不对题 不知所云 剧情混乱 风格诡异 用词单调 语言枯燥 均属正常现象
安静地开自己的脑洞 码字要看心情 我就是这样的Neopolitan

【模仿游戏Alan Turing/Hugh Alexander】Wedding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休·亚历山大小声地抱怨着。


此时休正坐在一家小酒馆中,小口地嘬着有些酸涩的啤酒。就在几小时前,他和同事们因为学术上的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执。一气之下摔门而出的休开始在曼彻斯特的街道上闲逛,直到日落时分,他选择了这家不起眼的酒吧来平息他的怒火。


但当酒保粗暴地把一杯混浊的啤酒推到他面前时,休开始有些后悔这个决定了。喧闹的人群、昏暗的灯光、陈旧的墙壁、劣质的酒水、糟糕的音乐,这酒吧的一切都令他感到厌恶。邻座的醉汉用沙哑的嗓音唱着难听的曲调,不远的角落里一群混混聚在一起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看着这场景,休突然有些怀念起布莱切利的生活。


虽然身处于战火之中,至少他身边能有几个『聪明人』与他相伴。尤其是艾伦·图灵,那个『易怒天才』,总是能迅速的跟上他的思路。想到这里,休的脸上不禁扬起一丝笑容。如今大学里这群顶着教授称号的饭桶只会拖他的后腿,和图灵一起工作则是一种享受。即使是布莱切利附近的酒吧,也有着令人愉快的气氛,比现在这家好太多了。


陷入回忆之中的休下意识的一抬酒杯,一大口酸涩的酒液涌入喉头,涩气迅速在口腔中弥漫开来。突然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休一下子把酒全喷了出来。


“我们来看看是谁这么大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休的身边立刻围上了好几个混混。“这是哪里来的贵公子?”为首的那人不怀好意地问道。“既然来了这里就别喝啤酒了,来点猛的吧!”


之后的五分钟,休受到了地狱般的招待。被啤酒喷到的混混揪着他的衣领,把烈酒一杯杯灌进他的口中。 周围的顾客仿佛早已习惯这种场景, 直到被人扔出酒吧,也没有人站出来阻止这一切。


“休?休·亚历山大?”恍惚中,一直思念着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休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触碰那熟悉的身影,却又无力地垂下。挣扎几次之后,休感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随后慢慢失去知觉……


————————————————


休突然从沉眠中惊醒。宿醉的后遗症仍然在折磨着他。思考了一会之后,休决定起床寻找一个缓解头疼的方法。


打开陌生的房门,环顾这陌生的环境,休很快注意到了那个在衣柜前翻找的身影。“艾伦,我没想过我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你…你醒了啊…冬天的早晨有点冷…我去邻居家给你借件衣服…”图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慌张。休注视着那个逃离的背影,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竟在图灵脸上捕捉到了一丝红晕。


休低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然后开始在房间里踱步。就如图灵所说的,他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于是便向阳光最强烈的一扇窗前走去。这时他才注意到窗前摆放着的机器,和房间里散落的零件。休捡起了一个熟悉的转轴,默默地凝视着它。


图灵很快就带着一件大衣回来了,却看见休站在窗前发呆。“这是克里斯多弗…这几年里我一直试图完善他…”图灵小声说道。


休抬起头,迎上了图灵的目光,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而你显然没有听从孟休斯的话,保留了一些原来的零件,对吗?”放下手上的转轴,休接过图灵手中的大衣,给自己披上。


“请不要去告发我…”图灵的声音中有一丝不安。休突然贴近了图灵,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怎么会呢,这才像是我认识的艾伦·图灵。”


突如其来的耳语令图灵的脸再次红了起来。休伸出手,指尖轻柔地抚过图灵的脸颊,在他的唇上轻点一下之后收回,随后调皮地舔着手指,试图品出图灵唇角的味道。


图灵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休揉了揉他的头发,手掌顺势下滑,一把将图灵拥入怀中。“好久不见,艾伦。”


“五年零两个月又十二天。”图灵抬起手,绕在休的腰间。“我们分别了整整五年零两个月又十二天……每当我工作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失去了你的陪伴,那些数字也都失去了原来的趣味。这一次不要再离开我好吗,休?”


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拍着图灵的背。两人都不舍得打破这久违的平静。沉默许久之后,休才再次开口:“看来,我们彼此都怀念着过去的时光。这一次我会一直陪伴你,艾伦。还记得那句话吗,那句古老的婚礼谚语?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something blue.”


休后退了几步,拾起旧的转轴,把它放在了克里斯多弗边上。“旧的,新的,你刚刚给我借来的,最后一样……蓝的。”不知从何处发现的蓝色电线在休手中化为一枚指环,休单膝跪下,牵住图灵的手。


“艾伦·图灵,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


__________________


P.S.  感谢welkin提供的脑洞,很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发


__________________


休伸出手,指尖轻柔地抚过图灵的脸颊……抚过图灵的脸颊……抚过图灵的脸颊……抚过图灵的脸颊……图灵你的脸为什么这么长 _(:з」∠)_


【脑洞】〖演员梗〗



图灵坐在办公桌前,努力的掩饰着不愉快的神色。战争已经结束,但他却无法忘记孟席斯对他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影响,然而前不久,他却被告知孟席斯希望和他见一面。经过一番思虑,图灵还是决定踏上这段不情愿的旅途。


“西装不错,图灵先生。”孟席斯的脸上依旧挂着和蔼的笑容,可在图灵眼中却有着一丝虚伪。“你说过我们不会再见面的,孟席斯先生。军情六处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孟席斯倒了一杯酒,推到图灵身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才慢慢说道:“放松,图灵,今天我找你不是为了军情六处,而是为了一些私事。首先,请允许我为战时的行为道歉,毕竟那是较为特殊的情况,我也是迫不得已。现在,图灵先生,想猜猜我在军情六处就职之前是做什么的吗?”


“军人?军校毕业生?”图灵的答案被孟席斯一一否决。“我是一名裁缝,西装裁缝。”


“裁缝?什么样的西装店会培养出能在军情六处就职的人才?”


“店名是Kingsman,图灵先生。你现在可以称呼我为梅林。下面我们来聊聊这家西装店的事。”


————————————————


〖2015年〗


即使已经习惯了福尔摩斯的种种怪异行为,但华生正又一次为他的行为所惊讶。


自从一个月前夏洛克表示发现了一家可疑的西装店后,贝克街221B的二楼就堆满了大量连麦考夫都毫无头绪的文件。现在经过一周的踩点之后,夏洛克再次带领着华生上演了一出非法入侵。


“别傻了,夏洛克,这只是一家普通的西装店……”但夏洛克随手开启的机关令华生无话可说。整面墙壁移开,露出了后面的暗道。宽阔的走廊两边挂着一幅幅人物画像,地上铺着的也是高档的木材。


夏洛克突然在一幅画前停了下来,露出一幅见了鬼的表情:“这里怎么会有我的画像?我才不会留这么蠢的发型!”


【模仿游戏Alan Turing/Hugh Alexander】Sandwich

艾伦·图灵不喜欢三明治。


就如同橘黄的胡萝卜和绿色的豆子不能混在一起一样,蔬菜和粗糙的面包是不能夹杂在一起的,同理,他应该也不能和其他人一起工作。


但就在此时,图灵正伏在他的办公桌上,盯着不应由他负责的数学题,而身边那个高大的人影却在克里斯多弗的设计稿上写写画画。


“集中注意力,艾伦。”休·亚历山大突然伸出手,拨弄着图灵额前散落的刘海,“你已经盯着这行式子发呆很久了,我们的天才现在好像有点不在状态?”


“我……我只是在思考,这一步运算如果使用……”图灵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试图掩饰自己的失态,却被休直接打断:“我得过两次全国象棋比赛的冠军,我能轻易的判断出对手的状态来推测他们接下来的行动,而无论你刚才在想什么,肯定不是我给你的题目。”


“我又不是你的对手……”图灵小声的辩解再次被休打断,这一次,休直接挤到了图灵的椅子上,在他耳边轻声说到:“我们的天才想不想和我分享方才的思绪?”


标志性的微笑再次出现在休的嘴角,但图灵却不敢直视休的面容。最近每次对上休那睿智的目光,总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这种感觉究竟从何时而起?是从递出那个苹果开始吗?脑海中浮现的场景却让图灵否决了这个想法。


———————————————


长桌上放着一台谜式密码机,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图灵的目光就一直被这些精致的线路和转轴所吸引,在他眼中这仿佛是世界上最美的事物。图灵努力的克制着冲上前去抚摸这台机器的欲望,同时用贪婪的眼神扫过它的每个角落。


可没过多久图灵就发现,机械不是在这个房间里唯一一样吸引他的事物。在那些胡乱猜测的庸才之中,自信的报出159后18个0的声音是那么的令人注目。图灵下意识的仔细打量起这位象棋冠军。高大的身材,宽阔的肩膀,睿智的目光,自信的微笑,在图灵心中留下了一丝可靠的印象。当得知休会成为他们的领队时,图灵对于和他人一起工作的抵触竟有了些许消融。


之后的工作却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一次次的失败局面在图灵成为新的领队后没有丝毫扭转,每当午夜的钟声响起,一天的工作付之东流,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和不甘。图灵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但当休愤怒地冲向克里斯多弗并想要砸了他的那晚,图灵哭了。这些眼泪究竟是为了克里斯多弗还是休·亚历山大?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从那时起图灵就不敢面对休,直到用一个苹果和一个蹩脚的笑话换来了整个团队的友谊。那一天,休接过苹果后的真诚笑容永远烙在了图灵的心头。


不知不觉中,图灵已经对休产生了一丝依恋。


被怀疑成苏联间谍时,休选择了相信他、为他开脱;去酒吧时,休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慢慢吸着啤酒上的泡沫。甚至有次工作到深夜,在克里斯多弗身边醒来的图灵,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休的大衣。


———————————————


挥去脑海中的杂绪,图灵默默的审视着自己的变化。自从加入这个团队之后,他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很多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他开始与人交流、和他人分享自己生活中的琐事、慢慢学会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理解他人所表达的想法,而不是原来的『易怒天才模式』。图灵在自己的身上看见了休的影子,那诙谐的言语确实在影响着他,哪怕只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以至于他第一次开始对自己的观念产生了怀疑:


“胡萝卜和青豆真的不能混在一起吗?”


“面包和蔬菜真的不能夹在一起吗?”


“我真的无法和他人一起工作吗?”


图灵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微笑,带着些许休·亚历山大式的自信。没错,他现在和休不就相处的很好吗?他的内心甚至有一丝渴望,想要和休更亲近一点。


“发呆之后是傻笑吗?我们的天才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言语间,休仍然轻轻撩拨着图灵的刘海,仿佛永远也不会厌倦这种享受。


图灵转过头,迎上了休的目光,露出了一个更灿烂的笑容:“我饿了,我们去吃点三明治吧。”


“可是你讨厌三明治……?”


“现在不了。”


【模仿游戏Alan Turing/Christopher Morcom】I'm not alone

——机器能思考吗?

——机械和人类不同,因此,他们思考的方式也不一样。

01.

微风拂过谢伯恩中学的草坪,就目前来说,这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时刻之一,克里斯多弗·莫科姆不在艾伦·图灵身边的时刻。

图灵凝视着手中的书本,暗红的封面上镶嵌着黄色的标题:A Guide To Codes And Ciphers。就在昨天,这本书、被欺凌以及字谜组成了图灵的新的课余生活。对于图灵来说,一天的时间并不足以理解密码和普通言语的区别,但他还是对这些内容充满兴趣。

“毕竟这是克里斯多弗送给我的,”图灵这样想着,“他说过我可能非常适合这个。”

一丝笑意出现在了他的嘴角,图灵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昨天晚上,克里斯多弗正是拍着这里和他道了晚安。虽然他还不能清晰的定义自己对克里斯多弗的感情,但他仍然愿意相信克里斯多弗,相信唯一一个留在自己身边的人。

看着从教学楼奔来的熟悉身影,艾伦·图灵略微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02.

手上虽然捧着书,但艾伦·图灵仍习惯性的将一张纸条紧紧握在手中。纸条上的内容他早已倒背如流:“WII  CSY  MR  XAS  PSRK  AIIOW  HIEVIWX  JVMIRH”。两周后见,我最好的朋友,图灵低声念到。这是除了克里斯多弗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方式,每次想到这些图灵总是异常的欣喜。在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放弃了将注意力集中回手中的书本,开始对着暗红的封面不停念叨:“这是我和克里斯多弗的共同秘密。”

“这是我和我所爱之人的共同秘密。”

03.

捏着信封,艾伦·图灵站在人流之中,显得有些突兀。手提木箱、穿着一模一样校服的人群向身后涌去,但他有把握一眼从这些同学的脸庞中找到爱人的容颜。曾经欺侮过他的、和他一起上课的、食堂里坐在他对面的……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容在他身边经过,但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去,他才意识到,克里斯多弗没有出现。

04.

“他不是我的朋友,校长。”关上门的瞬间,这位尖子生脸上的严肃一扫而空。重重的在门外的墙角坐下,泪水不停的从他的眼眶中涌出。

“你不是我的朋友,克里斯多弗。你是我爱的人。”

颤抖的手从校服口袋中取出了精心收藏的信封,看着它在眼前化为碎片,纸上的字母却永远的烙印在了脑海中:P  ZQAE  TQR

    I love you

05.

『谢伯恩中学的宿舍中,图灵蜷缩在克里斯多弗的怀中,抬起头,注视着心爱的人安详的睡颜。这一刻,图灵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能在爱人的温暖怀抱中幸福的度过一生。但下一刻,原本抱着他的人突然变得消瘦,皮肤迅速的黯淡、干瘪,最后化为粉末,只留一具骷髅紧紧束缚着他。』

剑桥的年轻教授从噩梦中惊醒,习惯性的将手伸向床头柜。那里躺着一本厚厚的书,暗红色的封面,黄色的标题。

“I don't want to be alone,Christopher.”

06.

酒吧的娱乐并不能缓解白天工作的辛劳,图灵坐在床上,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手中握着一本书。感受着封面上粗糙的手感,他开始对着书轻声陈述。

“我和她订婚了。你知道吗,克里斯多弗,一枚用零件做成的小指环,竟然能让她同意我的求婚。我无法想象我们婚后的生活,因为每当我开始想象,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总是谢伯恩中学的草坪上,两个年轻的学生依偎在一起,一个做着字谜,一个读着书。。”

图灵已经无法记起自己这个习惯是从何时而起,但每天睡前对着书本倾诉已然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以前的他无人陪伴,但现在即使有了休·亚历山大这样的朋友,这本书的地位仍然无可取代。

他小心的将书放回床头柜。

“晚安,克里斯多弗。”

07.

“……your victory!”
战后,英格兰的某小镇内,一处篝火在黑夜中异常耀眼。一群年轻人正围着火焰,抛出手中珍贵的手稿。即使已经取得了胜利,但图灵却很难感受到胜利的喜悦。军情六处的命令十分明确,销毁所有资料,还有克里斯多弗。由他亲手创造的克里斯多弗,如今要经由他之手,在烈火中长眠。
休递来了啤酒,勾上了他的肩头。图灵强迫自己和其他人一起欢呼,那一丝酸涩却始终萦绕在心头。这是他和心爱之人的第二次离别,至少这次,他能陪在爱人的身边。

“你造就了我,克里斯多弗,而我创造了你。等我,我会把你带回来的。”

08.

1954年6月7日

图灵静静的站在克里斯多弗边上,注视着他身上一个个精巧的零件,轻柔的用双手抚摸着他的外壳。“克里斯多弗,”他哽咽着说道,“我的爱人,是时候了。”

因为药物而颤抖的双手已经无法熟练的操作克里斯多弗,但他还是挣扎着输入了一行字母:

“P  ZQRE  TQR”

转轴的声音在房中响起又停下,克里斯多弗很快给出了结果,图灵将温柔的眼光扫向输出界面,缓缓念道:“I love you.”

他微笑着将啃过一口的苹果放在床头柜上,和一杯氰化物溶液、一本厚厚的书放在一起。A Guide To Codes And Ciphers,这本陪伴了图灵和克里斯多弗很久的宝贵的书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如今,它正和它的主人躺在一起,默默的等待终曲的到来。

突兀的转轴声再次在房间里响起,即使无人操作,克里斯多弗的界面上的指针飞速的转了起来,又指出了三个字母:

T、O、O

图灵的脸上浮现了舒心的微笑,仿佛回到了谢伯恩中学的时光。“I love you too.I love you too.你知道吗,克里斯多弗,曾经有个警察问我,机器能思考吗。能,我的克里斯多弗能,我的爱人能。”

“I'm Not Alone,Christopher.”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说话声,没有机械声,甚至那轻微的呼吸声也已停止。

09.

——“警长,那个怪胎的那台所谓的……机器,里面是什么样的?”

——“你知道,我什么都看不懂,唯一的发现就是那台东西上有一段密码。”

——“密码?”

——“简单的小把戏,翻译过来是,你最终成就了无人能想象的不凡之事。”